“当代新造车势力创业图鉴”
嘻嘻 09月29日

进入2019年,大众对于造车新势力当下的发展现状越来越关注,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期待,就是在新能源浪潮退坡后,第一个倒下的会是谁?

 

才有了蔚来四年亏损400亿的“谣言”,即使官方辟谣只亏损200亿元后,大众仍然对这个话题乐此不疲,画风从“蔚来经营四年亏损比特斯拉还多”转向了“蔚来说亏损的一半钱花在研发上,根本就是讲大话”,然后从各种角度分析蔚来大限已到。



相对于自带热搜体质的蔚来,其他的造车新势力们似乎就没有那么受人关注了。比如爱驰,驾着旗下首款纯电车爱驰U5穿越亚欧大陆,破了个吉尼斯电动车驾驶纪录;

 

比如威马,被吉利控诉“侵犯窃用”知识产权索赔21个亿,创下了汽车圈侵权案索赔金额纪录,都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不得不承认的是,造车新势力的热搜体质跟其自主创业的模式有很大关系。根据创业对市场和个人的影响程度,创业型公司被分成了四种:冒险型创业、模仿型创业、复制型创业和安定型创业。而根据创业公司的财力基础和发展规划不同,他们的结果自然也各不相同。

 

接下来,跟随【汽车维基APP】来了解四种创业公司的区别,造车新势力们又将如何对号入座。

 

冒险型创业:蔚来

 

冒险型创业是一种难度很高的创业类型,有效高的失败率,但成功所得的报酬也很惊人。这种类型的创业如果想要获得成功,必须在创业者能力、创业时机、创业精神发挥、创业策略研究拟定、经营模式设计、创业过程管理等各方面,都有有很好的搭配。


新造车势力的冒险排行榜,如果蔚来排第二,第一名一定无人敢当。蔚来的冒险很大程度体现在花钱方面。



不过要花钱,先要有钱。蔚来的融资之路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公开资料显示,自2014年11月创立以来直到IPO前,蔚来汽车从公开渠道共进行过6轮融资,共计超20亿美元。

 

2015年6月,腾讯、易车、京东、高瓴资本等向蔚来注资一亿美元;同年童年9月,红杉资本和愉悦资本等向蔚来注入约5亿美元;9个月后,淡马锡、新桥资本、厚朴基金、联想创投、IDG资本等成为B+轮投资者;

 

2017年3月,由腾讯和百度领投6亿美元C轮融资;同年5月,由光标资本领投,高瓴资本、腾讯跟投再次向蔚来注资;2017年11月,蔚来再被传出超10亿美元融资。

 

而在完成IPO之后,蔚来在今年更是拿到了来自亦庄国投价值100亿元的战略投资。在局外人看来,蔚来似乎从不缺钱,但根据蔚来的口径,他的钱似乎一直不够用。


9月24日,蔚来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并取消了当晚的电话会议。对此消息,外界对蔚来亏损50亿美元进行了诸多猜测,当天股价也应声大跌超过27%。受市场压力,蔚来宣布在9月25日召开财务会议。当分析师问道蔚来的烧钱模式,即如何扭转亏损时,李斌用研发投入来解释这一现象。

 

李斌表示,“到今年六月,我们的Non-GAAP的亏损是220亿人民币,其中有110亿都花在了R&D上,这也是我们核心的投资方向。”



但是对此,【晚点LatePost】提出了质疑。据其9月28日报道,蔚来财务数据显示,蔚来花在研发上的钱只占这三年半总亏损的25.87%,远远达不到李斌所说的50%。

 

而根据蔚来近年来的营销举措可以看出,蔚来并不是一个以创新研发投入为主的高科技公司,它的亏损更多来自于销售、运营 和优先股权益。

 

不可否定的是,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创业能力是无可挑剔的,在创办蔚来前,他就曾带领易车网和易鑫金融完成上市。而蔚来以用户为核心的销售模式对汽车行业的积极发展起到了表率作用。但如今的巨额亏损,以及扑面而来的非议也是蔚来无法逃避的。



作为冒险型创业的代表,蔚来汽车所受的关注或者也代表着外界对于他更多的期待。既然选择了冒险,就要有勇气承担来自外界的质疑。现阶段,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冒险者的责任或许就是首先站出来给投资者一个合理的解释。

 

模仿型创业:小鹏、理想

 

模仿型创业指的是创业者看到他人创业成功后,采取模仿和学习而进行的创业活动。模仿型创业具有投资少,见效快,迅速进入市场等特点。这种形式的创业,创新的成分很低,但对于创业者而言还是具有很大的冒险成分。创业者如果具有适合的创业人格特性,经过系统的创业管理培训,掌握正确的市场进入时机,还是有很大机会可以获得成功。

 

蔚来作为新造车上市第一股,也并不缺乏跟随者,与李斌同样出身媒体的李想就是铁铮铮的例子。李斌,2000年创办易车,2014年创办蔚来;李想,2005年创办汽车之家,2015年创办车和家,现改名“理想汽车”;如果说这不是模仿,相信很难令人信服。



除了创业路径,理想汽车在融资道路上也与蔚来一样深受投资者,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青睐。6月17日,【钛媒体】报道理想汽车即将完成C轮融资,由美团点评 CEO 王兴和龙珠资本领投,李想和老股东跟投。投后估值达到200亿元。

 

虽然说是模仿型创业,但李想相比李斌仍不乏创新部分。譬如说生产资质,李斌的生产资质问题一直为外界诟病,但李想就先下手为强,早在2018年就通过收购力帆汽车拿下了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双生产资质,还顺便收购了重庆力帆的生产基地。

 

相较于李斌的花钱无度,李想的钱可以说是有的放矢。外界所熟知的就是他另辟蹊径的“增程式”技术发展道路,虽然如今产品仍未上市,但其被美团选中已是不争的事实。



与理想一样模仿型创业的还有小鹏汽车,他们之前还有一个共同点,或许都是互联网企业出身,在创业的取名上都选择了“谐音梗”。小鹏的何小鹏也曾是创业达人,2004年何小鹏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办了UC优视,2014年被阿里巴巴用30亿元强势收购,在阿里任职3年后,何小鹏带着卖掉UC的创业基金开始了自己的造车梦。

 

而这个梦模仿的是特斯拉。在国内新造车势力中,小鹏汽车是特斯拉最忠实的追随者,从产品到营销,小鹏与特斯拉基本都保持了高度协同。


两张图对比感受下小鹏G3与特斯拉Model 3 的相似度。


在技术方面,小鹏也是不遗余力的从特斯拉高薪挖角,还记得那个被特斯拉状告“涉嫌盗取Autopilot驾驶辅助功能相关的源代码”的前特斯拉、现小鹏自动驾驶团队负责人曹光植吗?

 

“直销模式”也是小鹏汽车从特斯拉处学来的,但学习者也不止有小鹏,包括蔚来、威马、零跑、奇点都选择了这种营销方式,一方面可以节省线下的营销成本,一方面更符合现代年轻人的购物习惯。


 


作为模仿型创业的代表,小鹏和理想的前途似乎都充满着悬念。但相较于模仿但也有创新的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纯模仿模式似乎缺少了些生命力。

 

复制型创业:威马、爱驰

 

复制型创业由于前期生产经营经验的累积,而使得新组建公司成功的可能性很高,但在这种类型的创业模式中,创新贡献较低,也缺乏创业精神的内涵,但因其有丰富的经营经验,成功率较高。

 

在造车新势力中,相较于互联网企业家转型的“蔚来们”,从传统车企出走单干的新势力们似乎更有创业成功的特质,毕竟相较于门外汉的“蔚来们”,他们对这个行业有更多的经验和感悟。

 

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由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沈晖创办的威马汽车。除了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这个身份,沈晖还曾任职于世界一流供应商公司博格华纳、菲亚特动力科技公司。这为他带来的优势就是甚至优于传统车企的成本优势,也才有了国民度更高、销量更高的威马EX5。



虽然有了在吉利工作的积累才有了威马目前领先于其他造车新势力们的成绩,但弊端也由此而来,被吉利控诉“侵犯窃用”知识产权就是副作用之一。目前,关于此案的裁决并未落定,孰是孰非仍然是个迷。但是正如【ACW】所说,吉利状告威马,或许真的说明沈晖干的还不错。



相较于威马的成功,爱驰的成绩或许看起来不太亮眼。但其也是目前新造车势力中唯三获得政府基金投资的车企之一,更是中国首个通过与传统车企混改获得造车资质的车企之一。


8月16日,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合资合作发布仪式在江西南昌举行,对外宣布江铃控股混改成立。根据协议内容,新的江铃控股由爱驰汽车、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以50:25:25的股比重组而成。由此,爱驰成为目前唯一与将品牌与国企改革深度融合的新造车势力。



除了通过混改获得的造车资质,更为直观的优势在于爱驰将更容易从地方政府获取支持。作为复制型创业代表,爱驰之所以能完成混改,或许与其创始人的从业经历有着很深的结合。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付强,曾任一汽大众奥迪品牌销售副总经理,上海大众斯柯达品牌营销事业部执行副总监,被称为这两大汽车品牌进入中国的“拓疆者”。



而在产品方面,目前爱驰U5已经完成穿越亚欧大陆的长测路程,打破目前纯电车的吉尼斯驾驶纪录,并且在成都车展开启预售。至于未来成绩如何,或许就要看其造化了。

 

作为复制型企业的代表,威马和爱驰或许是更容易抵达终点的那两个。当然威马成功的前提在于胜诉,因为一旦吉利控诉成功,21亿的赔偿金额将会压垮还在创业阶段的它。

 

安定型创业:前途、“传统造车新势力”

 

这种形式的创业,虽然为市场创造了新的价值,但对创业者而言,本身并没有面临太大的改变,做的也是比较熟悉的工作。这种创业类型强调的是创业精神的实现,也就是创新的活动,而不是新组织的创造,企业内部创业即属于这一类型。

 

安定型创业,取“安定”二字,顾名思义就是相对较平常的企业内部创业或者与原先的工作没有较大出入的创新性活动。而符合二者条件的,无非就是那些由传统车企衍生创造的新能源品牌(或者称之为公司),例如吉利的几何、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而另外一个比较富有特色的例子,就是由长城华冠全资控股的前途汽车。



相较于吉利、北汽、广汽等势力强劲的传统车企布局新能源不同,由长城华冠控股的前途汽车似乎就没有那么“安定”。首先,长城华冠于2003年8月成立,是中国汽车品牌,主要生产中小型轿车。

 

官方资料显示,长城华冠公司占地面积5.1万平米,建筑面积3万平米,分隔造型设计、工程设计和样车试制试验三大设计中心,具备同时开发4个整车项目的能力,每年可承担10-12个开发项目。而其业务范围涵盖产品定位、概念策划、汽车造型、工程设计、性能集成、试制试验、供应商管理、平台开发、投产服务等。


截止到目前,其量产车型只有前途汽车旗下的前途K50。而前途K50定位于纯电动跑车,起始售价为75.43万,补贴后价格为68.68万。从去年8月上市截止到现在,总销量只有131台。当然这并不妨碍长城华冠对未来的规划。



为什么要从超跑开始?这或许与长城华冠本身的业务范围有关,汽车造型设计、工程设计、性能集成、平台开发、投产才是长城华冠的核心业务。一方面,从前途K50超跑的造型设计以及那个独树一帜蜻蜓图案的品牌logo,可以看出长城华冠在汽车工程设计的实力,而超跑所展现的性能将成为长城华冠工业性能集成的实例。



大胆的猜测,前途K50会是长城华冠的一张名片,为其带来更多汽车合作伙伴。日内瓦车展上,长城华冠和乔治亚罗父子创立的意大利高端汽车造型设计公司GFG PROGETTI SRL正式发布了一款名为袋鼠(Kangaroo)的电动跨界跑车,或许就是一个开端。

 

作为安定型创业的代表,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的另辟蹊径(或“醉温之意不在酒”)或许也是一种值得探讨的创业模式。虽然今年截止到目前,前途汽车并未作出任何形式关于销量或未来产品的回应,我们仍然期待长城华冠能以另一种形式取得成功。

 

写在最后

 

无论采取哪种创业形式,无论成功与否,新造车势力们的一举一动都将被记录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史册上,为后来者提供经验。


(责任编辑:十八)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