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9那些车企为求生存的断舍离
布莱克 01月16日

伴随着戈恩从日本出逃,2019年最后一天结束了。这一年,祖国成立70周年,我们为她的愈发强大振臂欢呼。这一年,男篮惜败世界杯,我们也开始反思曾经的世界八强何以沦落至此。这一年,我们看过太多的风景,亦听过许多直击心灵的故事。

 

这一年,我们都说太难了。是啊,在笔者所处的汽车圈真的太难了,从年初至年末,无论是主机厂还是媒体,都在纷纷吐槽太难了。

 

据中汽协13日发布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汽车累计产销量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滑7.5%和8.2%。

 

当然,整体虽有下降,但也有逆势上扬者,如东风本田、雷克萨斯等都实现了正比增长。但我们今日的主角不是他们,而是真正的难者,如海马、众泰。他们是真的难,难到卖房卖地,甚至为了生存面临自家的“断舍离”。现在,【汽车维基】就来带各位回忆2019年部分车企为求生存、求发展甚至舍弃股权的前因后果。

 

海马卖房变现

 

若是论难,那么海马汽车或许是喊得最大声的一位。

 

据公开数据显示,海马汽车2017年总销量为14万辆,同比下滑35%,几近腰斩;2018年销量仅为67570辆,同比下滑51.8%。连续两年滑铁卢,海马汽车生存现状已岌岌可危。

 

连年加剧的大幅亏损,显然已经导致了海马财力上的亏空,甚至濒临退市,而面对现状海马汽车也并非只是坐以待毙,海马汽车试图通过“卖房变现”的方式“回血”。


 

据2019年4月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海马汽车拟出售位于上海市的36套闲置房产和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的81套闲置房产。今年5月,海马汽车再次发布公告称,拟出售海口市金盘工业开发区的闲置房产,共计住宅269套,商铺15套。

 

如今,笔者所能查到的海马汽车最新财报还依旧是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1~9月海马汽车营业收入为34.35亿元,同比下滑15.07%;净亏损为2.01亿元。

 

销量显示,其2019全年销量仅为29456辆,同比下滑56.41%。

 

长丰猎豹变卖厂自救

 

经历降薪、破产传闻后,湖南长丰汽车猎豹品牌传出自救信息。据了解,长丰汽车将关停转让基地、筹资、债转股、土地资源变更等。其中包括,长沙工厂计划为吉利汽车代工,由吉利汽车进行管理。

 

据长丰汽车下发给子公司和供应商的邮件显示,该公司从压缩生产基地、筹措资金、解决负债等方面进行自救。



数据显示,2018年,猎豹汽车突遭断崖式下滑,全年销量为7.76万辆,同比下降29%。如今,各大车企已经公布2019年全年销量情况,而猎豹汽车还依然停留在2019年11月份。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当月销量同比下滑98.7%,仅有65台。

 

众泰或遭停摆

 

进入2019年后,众泰似乎就在没出过什么正面消息,从年头到走到新一年的开始,负面消息始终此起彼伏。从上半年传出的无车可卖、工厂停工停产、到下半年的“被”破产,尽管再三否认,但众泰汽车很显然也已经是百孔千疮。

 

再次看到众泰汽车的消息是在1月4日,众泰汽车突然连发了近十条公告,公告内容为16 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同意及使用。显然,众泰汽车又缺钱了。



根据其发布的2019前三季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了营业收入54.01亿元,较上年同期同比下滑59.59%。净利润方面亏损7.6亿元,同比暴跌超过285%。

 

再来看销量方面,众泰汽车2019年累计销售15.3万辆,同比暴跌40.1%。

 

野马已被收购

 

2019年1月份,雷丁汽车和野马汽车宣布战略重组,雷丁汽车100%全资收购野马汽车股份,收购价在14.5亿元左右。



要知道,野马汽车是一家诞生了30年的老牌车企,具备传统能源和新能源生产资质,涵盖了乘用车、客车和专用车生产制造,而雷丁汽车是一家主营低速电动车的企业。此举也印证了传统汽车行业的变化,以及野马汽车销量惨淡亏损严重、举步维艰的局面。

 

公开数据显示,野马汽车2018年总体销量为36089辆。最新的销量公布也截止在2019年上半年,销量为10540辆,同比下滑33%。

 

神龙卖厂裁员

 

同样,因业绩大幅下滑的神龙汽车在2019年也被迫采取一系列措施自救。公开数据显示,神龙汽车2015年曾达年销70.5万辆的巅峰水平,但2019年累计销量仅为113579辆,同比下滑了55%。

 

为此,神龙汽车关闭了武汉一工厂并出售武汉二工厂,员工水平也计划由此前的8000名员工降至5500人。



虽然神龙汽车在过去的一年中折腾了不少的改革计划,但是一年过去了,目前来看,神龙汽车的销量情况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奇瑞继续卖卖卖

 

海马汽车卖房的举动在业内外引起关注,但事实上奇瑞卖房的动作还要早于海马汽车。据了解,奇瑞在2018年就发布了243套房产的招商公告,2019年则累计发布436套住宅产权转让公告,另外还有7套商业房产等正在出售中。

 

曾几何时,奇瑞还是自主品牌一哥。短短几年,历经坎坷。2017年,奇瑞用65亿的价钱卖掉了观致汽车51%的股权(后续增持至63%)。2018年1月份,用24.94亿元的价钱卖掉了凯翼汽车51%的股权。

 

直到2019年12月4日,奇瑞混改落地。青岛五道口出资75.86亿元持股奇瑞控股30.99%,出资68.63亿元持股奇瑞股份18.5185%。成为奇瑞控股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高达51%,总成交金额约144.5亿元。



江淮为钱卖股权

 

同样,江淮汽车也不是出售资产的新手。其在2018年以挂牌价格8697.6万元转让合肥江淮朝柴动力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在出售公告中称此次交易为“降价挂牌”。

 

2019年,江淮继续加入卖卖卖的队伍。9月17日,江淮汽车公告称,江淮汽车拟转让安凯客车12.85%股权给中车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此次交易完成后,江淮汽车所持股份降至约12.85%,中车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投将代替江淮汽车成为控股股东。



对于江淮汽车来说,其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18.8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0.8亿元。不过江淮汽车今年很可能扭亏为盈,因安徽合肥当地政府征收了江淮汽车两栋职工公寓楼,将获得政府补偿拆迁款2.1亿元。江淮汽车2019年9月19日公告称,拆迁款预计增加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2亿元左右。

 

数据显示,江淮汽车2019年累计销量为42.12万辆,同比下降8.91%;其中,纯电动乘用车销量为58026辆,同比下降8.87%。

 

最后

 

从以上盘点可以看出,车企剥离资产多是因陷入发展困境。无论是求生存还是求发展,通过剥离资产获现金流乃至扭转业绩虽看似是捷径,但绝非长策。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0年中国车市将继续下滑2%,市场回暖或在2022年。这意味着,车企在接下来的两三年或将只能在存量市场上竞争,而唯有掌握核心技术和跟随用户需求推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的企业,方能守住自己的市场份额不被他企攻占,更不用通过卖资产贴补家用。


(责编:布莱克)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