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与“媒体”断交,难道特斯拉真不需要公关?
autowk 10月12日

乐见汽车是汽车维基APP旗下的新能源聚合平台


马斯克不需要公关,但特斯拉需要。


10月6日,特斯拉已经解散了美国总部的公关部门,其部门成员要么已经离职,要么已经转岗,这一消息也得到了特斯拉高层的证实。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讲,马斯克就是特斯拉,特斯拉就是马斯克。虽然,特斯拉不是他创立的,虽然,他还有除汽车以外的业务。不过作为一个车企,任性得分时候,产品风格可以“马斯克化”,品牌调性也可以“马斯克化”,但削弱公关业务,想靠产品说话,恐怕马斯克高估特斯拉了,不对,是高估自己了。


弃疗,假象


10月6日,据外媒Electrek报道,特斯拉“终于”解散了其在美国总部的核心公关团队。



事实上,2019年12月,自全球传播主管Keely Sulprizio离职后,北美总部的所有特斯拉公关业务成员就开始陆续离职或调至内部其他岗位。


比如,2020年2月,公关部门的最高级别员工Alan Cooper调任需求挖掘总监;比如,任职高级公关经理三年的Gina Antonini调任外部关系和员工体验总监;再比如,公关经理Alexander Ingram调至设计团队担任内容主管。更有,特斯拉高级全球公关经理Danielle Meister于2020年4月离开特斯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解散的是美国方面的公关团队,而在欧洲及亚洲市场,还是保留了一部分公关人员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可以在特斯拉官网看到公关职位的招聘信息的原因。



我们不得而知马斯克到底如何盘算中国市场,但至少能肯定一点,马斯克并没有完全放弃公关业务。


根据外媒新闻的报道,特斯拉宣布的是“不再接待媒体”、“媒体不再有机会与企业直接沟通”,而非不再做公关。换句话说,是马斯克主动选择抗下了公关这面大旗。


结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有关特斯拉战略、业务、技术等方面的新闻,以及拥有4000万粉丝的社交账户,这一工作让他本人来承担再合适不过了。



可有,可无


在此之前,种种迹象表明,马斯克对媒体的嗤之以鼻。


2018 年 5 月,马斯克在Twitter上抨击媒体,“自命清高、伪善的大型媒体公司们宣称自己是真理的代言人,但发表的文章足以掩盖谎言与真相,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越来越不受尊重的原因”,甚至他还批评媒体是“亿万富翁”,“几乎对所有的事物产生系统性负面与政治偏见”。


“大多数媒体报道不过是反应了他们的浅陋”,这是前不久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的抱怨。因为他对一些媒体在特斯拉电池日的新闻报道与理解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抨击者们不知道特斯拉已取得的成就,更不知道要实现的未来。



当然,和媒体关系不融洽只是马斯克决定要解散公关部门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想必则是“节流开源”。


根据2020年4月Morketing发布的《汽车行业营销花费榜单》显示,大众汽车集团(不含奥迪、兰博基尼)在2019年营销费高达1620.45亿元,本田、戴姆勒分别以1065.85亿元和988.81亿元位列二、三。



虽然,特斯拉的营销费用只有1.86亿元,仅为吉利(43.32亿元)的20分之一,但马斯克似乎连这点开销都不想有,正如前文所述,马斯克认为媒体有的时候会“帮倒忙”。更何况,特斯拉此前曾表示,在产品策略方面不想以广告宣传为主,而是很有信心的表示靠 “产品力”说话。


未来,隐患


这让【乐见汽车】不禁想起了“格力电器”,因为格力在公关上的花费就很少,几乎董明珠“承包”了格力绝大部分的公关活动。而且,董明珠曾经直截了当的说过,自己一个人可以为公司一年省下好几千万的公关费。


是,特斯拉不联系媒体,媒体也会“赶着上门”,做报道追回应;是,马斯克群众基础好,底子硬,可以无视公关的存在,但不代表特斯拉完全能脱离公关。


对于公关来说,它最核心的是联系媒体,维护企业品牌的形象,从而促进企业的发展,甚至有一些企业的公关部,还带一定的营销职能。试问,雷军个人IP不弱吧?即便如此,小米前段时间还在扩充自己的公关队伍,更别说在中国建厂不到2年的特斯拉了。



从自燃到自动驾驶致死,从品控到与拼多多“撕逼”,哪怕是降价风波,特斯拉都处理不好,若今后质量、服务、售后出了问题又该如何向公众解释?所以,个人认为,自带流量的马斯克可以承担一部分的品牌形象和公关体系,但非所有。


从长期的角度出发,特斯拉在中国的远征路上,还需及时“通气”、“沟通”。毕竟,马斯克没有那么多时间回答媒体的问询,特斯拉也需要听到更多消费者的心声。这一点,特斯拉确实该向另一位“美帝外来者”多学习学习。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