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姆勒笑着过完了2020
autowk 02月25日

戴姆勒集团发布2020财年业绩。令人意外的是,在受到疫情冲击的整个2020年,戴姆勒却实现业绩逆袭。


财报显示,戴姆勒2020年息税前利润达66亿欧元,同比增长53%;净利润40亿欧元,相比2019年的27亿欧元大幅度增长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36亿欧元,在2019年这一数字为24亿欧元。



当笔者仔细的观察了戴姆勒的财报后发现,总销量明显降低,总营业额降幅明显低于销量降幅,而利润显著提高,是最大的特点。


讲真,戴姆勒集团的盈利能力真是强的可怕。


中国市场成助推剂


来看戴姆勒财报的一组数据。


2020年,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销量为2087200辆,同比下滑13%。轻型商务车销量为374600 辆,同比减少15%。卡车及客车业务板块销量为378500辆,同比减少27%。


可以看到的是,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戴姆勒集团在乘用车、轻型商务车以及卡车/客车业务板块的销量均出现下滑。


在笔者深扒之后得知,这一近乎完美的财报背后的助推剂有很大一部分就在中国市场。



再来看一组数据,戴姆勒在欧洲地区的2020年营业额同比下降8%,在北美地区营业额同比下降18%,在亚洲地区的营业额仅仅微跌2%至399亿欧元。


在中国,梅赛德斯-奔驰销量在去年的基础上增长9%,达到75.81万辆。可对比的是,梅赛德斯-奔驰汽车在德国、英国、法国和美国均录得较大跌幅,跌幅分别为-16%、-35%、-23%和-21%。


在营业额上,戴姆勒在华实现213亿欧元营业额,逆势大增13%,占总营业额的13.8%


要知道,自2015年起,中国已经连续6年成为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最大的单一市场。戴姆勒总裁康林松就曾公开表示:“戴姆勒未来几年坚定看好中国市场的强劲增长潜力,并将继续扩大在中国的合作。”



并且,据北京汽车披露,2020年北京奔驰息税后利润为29亿元欧元,同比增长7.3%。这也意味着戴姆勒将从北京奔驰方面获取利润为13.35亿欧元。


这么粗略计算,北京奔驰在戴姆勒全球利润的占比份额已经升至33.37%。



过去的2020年,戴姆勒在华首次实现213亿欧元的营业额,同比增长13%,占集团总营业额的占比提升至13.8%。要知道,这仅仅只是奔驰品牌的贡献。


当然了,为了保持在中国市场的领先低位,确立奔驰新能源的优势。继EQC国产后,纯电车型EQA和EQB将于2021年在北京奔驰投产。至2021年,中国市场上将有4款梅赛德斯-奔驰纯电车型:EQA、EQB、EQS以及已上市的EQC。



不过即便奔驰去年在全球销售超过16万辆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车,但与特斯拉2020年交付了49.95万辆纯电动车的数量相比,奔驰仍需进一步发力。


康松林的降本增效


再来看,其实戴姆勒集团去年的净利润之所以能同比大增48%,也与康松林的增效降本至关重要。


仔细梳理一下在2019年5月康林松正式执掌戴姆勒后的工作成绩不难发现,成本无疑是被再三提及的一大关键词。这有点类似戈恩当初拯救日产当初那般。



"削减成本、提升现金流势在必行。"在去年7月份的股东大会上,康林松就曾明确表示,戴姆勒将削减约10%的管理岗位。根据计划,戴姆勒准备到2022年,裁员逾1万人。


据了解,戴姆勒2020年在不动产、工厂及设备方面的投资为57亿欧元,同比减少了20%。研发支出为86亿欧元,同比减少了11%。员工人数从2019年的29.87万人降至目前的28.85万人。


而事实上,在2020年年初,戴姆勒就已削减了车型体系及平台数量,并对高层进行了降薪。只是在去年上半年净亏17亿欧元的严峻情况下,康林松再度坚定了大刀阔斧降本的决心。



于是我们看到,一连串的降本组合拳打下来,戴姆勒2020年调整后的自由现金流为92亿欧元,相比较2019年大幅跃升240%。同时,集团的工业业务净流动资产也升至179亿欧元,这个数字在2019年底还是110亿欧元。


当然了,2019年的利润基数较低也是戴姆勒去年利润大增的因素之一。据2019年财报显示,汽车销量334.5万辆,基本与2018年持平,但净利润却同比下跌超60%。彼时,戴姆勒为柴油门涉嫌造假以及高田气囊召回事件多支付了67亿欧元的支出。



财报之外,戴姆勒卡车业务拆分也是近期颇受市场关注的要点。毕竟,这是近年来汽车行业内规模最大的一次重组。


据了解,戴姆勒卡车在欧洲、北美和亚洲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在全球拥有超过35个主要生产地,10万多名员工。


财报显示,戴姆勒卡车及客车业务板块销量为37.85万辆,同比减少27%。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业务板块营业额为347亿欧元,同比下降22%,息税前利润为5.25亿欧元,同比下降80%。


显然,在卡车业务拆分后,戴姆勒以后的财报还会更加漂亮。


把中国市场做为戴姆勒业绩的最大功臣并不为过,毕竟北京奔驰的业绩摆在那里。


但笔者更想说的是,在艰难的2020年,康松林的降本增效所带来的突出成效实际不若于中国单一的市场表现。毕竟从各种成本的优化,到集团各板块的业务划分,再提高结构获利能力,是整个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的调整。


不过,面对愈发严峻的行业态势,如何继续在汽车行业这场重塑中发挥领导作用,是戴姆勒这位汽车发明家的新课题,也是康林松这位新掌门的新考验。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