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布莱克 05月08日

这要放在2019年,任谁都想不出,那么惨的李斌会在两年后带着自己仅七岁的孩子出海,走进挪威。


当时光的巨轮驶进2021年,眼下的这条新能源汽车赛道上,有了更多的玩家进场,用智能汽车之名,行造车之事。而蔚来,也是新闻不断。有第一个10万辆下线,更有交付最漂亮的季度财报......


5月6日,蔚来决定正式进军挪威市场,“直营、NIO House、换电站、NIO Life、社区、APP”这些我们在国内熟知的蔚来模式在挪威应有尽有。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没有销量目标,更不希望一炮走红。将海外首个蔚来中心(NIO House)开到距离挪威皇宫仅700米的卡尔·约翰斯大道。即使这意味着将付出更大的亏损,蔚来也能接受。”


在发布会前与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以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的交谈中,让【汽车维基】感受到,抛去在挪威的种种举措,更直击人心的是蔚来进军挪威的耐心和决心。


就像李斌说的,他在挪威撒下的这颗种子,不在乎长得多快多高,在乎的是希望这个种子是一个口碑的种子,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好,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


为挪威甘愿亏损


这几年无论是油车还是纯电,宣布出口海外的车企并不少,但如此事无巨细且将高度提高至战略一层,蔚来绝对是少有的一个。而这个前提还是,蔚来不做详细的销量目标,愿意承受这期间的种种亏损。


在发布会上可以看到,蔚来在挪威的特点还是愿意从上往下走,首款产品为ES8,预计今年9月开始交付,标配100度电池包,WLTP续航里程500公里,ET7则将于2022年开始交付;然后再往中型车辆进发,这和在国内逻辑是一样的。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与此同时,在2022年前,蔚来将在挪威的4座城市布局NIO Space。


挪威首个NIO House也被蔚来设立到距离挪威皇宫仅700米的卡尔·约翰斯大道,占地面积达2150平方米,秦力洪表示这相当于北京的东方广场,预计将于9月启用。


虽然挪威有着便利的基础充电设施,但蔚来还是将在挪威布局全套补能体系,其中包括基于蔚来第二代换电站,开发适用于欧洲市场的换电站,并将于2021年内布局4座换电站。


而今年9月在奥斯陆开业的1800平方米的服务与交付中心,也将提供与中国市场综合性相同的服务,包括与中国市场类似的取送车、移动服务车等服务,2021年自营与授权的蔚来服务中心,将覆盖挪威的5大主要城市。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这还没完,还有成立蔚来挪威用户顾问团计划,打造挪威用户社区;并在年内计划将挪威公司团队提至50人的规模。明年,蔚来售后服务将覆盖挪威全国。


就很直观的可以看到,除了工厂造车这一产业链,蔚来几乎把国内所遍布的业务一一不落地搬到了挪威。


所以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蔚来把挪威市场与中国大本营做到了用户等量。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秦力洪也坦言,“蔚来是基础设施先起,直营直销,直接服务用户的模式。从深层次来说,蔚来对挪威市场和对中国市场态度,以及战略没有本质变化,只不过会根据当地市场法规以及民情和文化影响做一定的修整。”


于是我们看到,蔚来针对挪威市场也仅仅是做出了当地本土化的一些优化。


比如蔚来在中国提供大量的人工服务,但在人际交往方面偏向独立的欧洲会提供更多自助服务;比如在软件开发方面,对于个人数据的保护要求非常严格的欧洲,其数据存储和传输符合挪威当地的标准;再比如为了适应当地用户使用习惯,蔚来还会组建当地的软件研发团队。


当然,蔚来的产品同样做了一些调整,比如增加脱钩,小幅改动了充电口设计。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但话说回来,若从本土化运营的角度,对于挪威市场资源仍属开拓阶段的蔚来,这种高度依赖持续性现金投入的商业模式,若在挪威市场进行复制,其当地的运营成本无疑更加高昂。


对于销量规划,李斌也直言:“我们现在是在撒种子,不能要求立刻长成参天大树,这是不符合客观规律的,但是这个种子培育成什么样我们是重视的,希望是一颗口碑的种子”。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这让笔者想起李斌在2019年一度亏损时说的那句:“你们可不能要求一个四岁的孩子养家。”


在李斌看来,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好,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这是他和蔚来的耐心。


他甚至还笑到:“短期肯定是要赔钱的。”


不过李斌还是感叹,“进入全球市场一直是蔚来计划中的事,但由于疫情等原因,蔚来向全球化迈进比原计划慢了一步”。


早有计划的全球化


要知道,从2015年成立之时在慕尼黑、伦敦、硅谷举行的发布会来看,蔚来从成立开始就致力于成为一个全球品牌。


李斌坦言:“蔚来选择挪威作为中国以外的第一个市场,不仅仅因为挪威是对电动汽车最友好的国家,更因为挪威热爱环保,追求创新的文化与NIO的愿景有很多的共同之处。”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当然,进入挪威,中国企业里蔚来也不是头一个。此前有小鹏、名爵以及比亚迪这等传统车企。


慷慨的电动汽车补贴,加之挪威国内对电动汽车其它一系列宽松友好政策,在挪威的公路和街道上,电动汽车无处不在,已经成了电动汽车出口的首选天堂。


而作为欧洲最注重环保理念的国家之一,刚过去的一年,挪威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世界上首个电动车销量超过燃油车的国家。


据挪威公路联合会(OFV)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电动车销量占比达到54.3%,高于2019年的42.1%,成为全世界首个全年电动车销量占比过半的国家。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并且,挪威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100个公共快充站以及7500个公共普通充电站,这对于一个面积只有38.5万平方千米的小国家来说,其充电设施相当完善。


李斌还向笔者透露,自2018年10月16日挪威国王来中国访问之时,蔚来就和挪威电动车协会签了战略合作协议,也就是在那时开始研究挪威市场。后来在去年底搭建团队,到今年3月份正式组建挪威公司,至今为止已经有十几名同事在挪威工作。


先立足挪威,进而攻取欧洲,这便是蔚来的出海战略。而在明年,蔚来还将预计进入五个欧洲国家。


可即使如此,蔚来依旧面临着一众对手。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在挪威销量排名前三的纯电动车型依次为大众ID.4、特斯拉Model 3和奥迪e-tron,销量均超过两千辆。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这在李斌眼中却有独到的见解。“中国本身就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在中国可以生存,其实没有理由在别的市场不能生存,关键是决心和耐心够不够。”


的确,李斌是有这样的决心和耐心的。至少目前为止,在李斌执掌下的蔚来在新造车领域可以说是成功的,这其中不乏对对用户思维的思考和创新的营销方式。


2024见真章


一直以来,听李斌讲得最多的就是蔚来是一家用户企业,和用户直接的连接是非常重要的,是整个工作的根本。


一开始笔者还不太明白,后来在《遇见大咖》上看到,在那些用户见面会上,一个个用户喊着斌哥,在那里温馨的聊天,给蔚来的发展提建议;被蔚来用户们团团围住,或者要求签名合影,或者要求加入直播,或者就是随便聊天。


记得有一次和蔚来宁波车友的聚会上,李斌见车友的儿子生的可爱便抱起来轻轻一吻。小男孩也顺势搂着李斌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引得在场的人大笑。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我们不用去质疑他是为了作秀还是真性情,能与用户做到如此亲密,这还是笔者多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遇到。


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搞研发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和用户在一起。特别是2019年,被外界称为最惨的人,依旧有5个月的周末,都是和用户在一起度过。


一位拥有两台蔚来的车主就在一次车友见面会上这样问李斌,“我买了两台蔚来汽车也没有想明白蔚来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引得用户这般去追随。”


李斌是这样回答的:“这就像一只宠物,你会在这个过程中赋予自己的情感在里面,即使它还没有长大,但你会享受它在生长的过程中给予你的温情。我始终觉得蔚来的服务还不够好,因为我们是为了服务去服务,而不是为了卖车去服务。”


所以我们也看到,正是蔚来在商业模式和服务理念的创新,业内也开始更加注重社区的运营。

进军挪威,蔚来不缺决心和耐心


如今的蔚来,已经稳稳地迈过了10万销量的门槛。占据国内新造车势力第一,但仅目前来说蔚来已经成功也为时过早。


众所周知,进入2021年以来,科技巨头如百度、小米、创维纷纷入场正式造车,宣称不造车的华为也在以智能生态为名行造车之事,竞争愈发激烈。


在李斌看来,蔚来也还不具有参与最终决赛的资格。


“可能要到2024年左右才可以看到基础是否扎实,产品、服务、规模是否达到真正的领先能力。”李斌分享道。


没有销量目标,更不希望一炮走红。即使意味着将付出更大的亏损,蔚来也能坦然接受。虽然李斌并没有对挪威方面施加很大压力,但也能看得出他对挪威市场寄予的厚望。


更弥足珍贵的,是那份耐心和决心,让笔者看到了蔚来刚出生时的样子。对于来自外界的各种质疑李斌从不担忧,就像他此前爱看的《长征》,如今蔚来的10万用户不止是蔚来这条巨轮的动力来源也更是蔚来的掌舵者。它能让蔚来抛开繁琐的后顾之忧,无畏地驶向星辰大海。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