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品牌达成冲高目标,他们却半途掉队
吐槽星人 01月18日

2022年,比亚迪年度销量第一,打破了合资品牌霸占冠军头衔的记录,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毕竟比亚迪在2022年仅卖了一个月的燃油车,剩下的11个月卖的均为新能源产品。


能够看出,比亚迪的成功结合了中国自主品牌冲高、新能源产品受市场认可、燃油车下行等多重因素,这也让汽车市场出现了“自主向上、合资向下”的颠覆性现象。


但除了一些头部的传统车企以外,中国自主品牌中依旧有不少“偷奸耍滑”的品牌,他们不仅没有选择冲高,就连稳住市场都变的无比艰难,在这一年中他们迎来了破产、倒闭、濒临解散的现实问题。


恒驰汽车:交付就停产


2018年,在大多数新势力品牌逐渐推出自己的第一款车型时,恒大集团看中这片市场,认为这片市场可以带来除房地产之外的资金增长。但造车并不是盖房子,这种跨领域的作战显然不是一件易事。


在决定造车后,恒驰汽车开始了“买买买”的道路,先是花费9.1亿美元购买了国能的造车资质和整车生产能力(国能绝对是算是赚的那一方),随后又花费10.6亿收购动力电池企业上海卡耐新能源58%股权,接着又接连的收购着各供应商公司的股份,例如轮毂电机公司、销售公司、智能科技公司等60余家零部件供应商。


在浩浩荡荡的收购完成后,恒驰正式开启了造车之旅,也多次进入到国内A级车展中进行了产品展示,在2022年1月,恒驰汽车宣布下线,7月开启预售,9月正式量产,并在10月29日直接对用户进行了交付。很明显,在自身强大的财力支持下,恒驰汽车的造车过程一帆风顺,即便开始时不被认可,但也还是将量产车进行了交付。


只不过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10月29日刚刚进行交付后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恒驰汽车内部突然有消息传出工厂即将放假,虽然依旧还在缓慢交付中,但到12月30日恒驰汽车也仅仅交付了324辆车,这与恒驰汽车最开始公布的3.7万辆订单差之千里,在各方的质疑声中,恒大集团也终于发布公告称:确实在节省成本、安排停工、部分员工放假……


除了内部的问题之外,车辆交付后频繁被爆出:产品显示屏叠字、辅助驾驶不能使用、车身异响等一系列问题,这与其他新势力相比问题更为严重。如今母公司恒大集团已经“暴雷”,再加上恒驰的种种事件也能看出,恒驰在发布后就掉队的表现,无法成为市场的搅局者,退出或改头换面已经成了定局。


奇点:PPT行,造车不行


“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DNA,感知世界而不断成长。”这是奇点汽车官网首页的一句话,虽然说的很贴切,但是在接下来看去的话,只能看到商城里的“拼命加载中”了。


这家2014年12月创立的汽车品牌其实是与“蔚小理”同期入局的品牌,甚至比理想还提前了一些。这家车企的创始人是沈海寅,前奇虎360的副总裁,而他愿意造车的理由十分简单:“开过特斯拉以后‘触电了’,便想进入这个行业。”当时的他是想在360内部造车,但是遭遇了奇虎360CEO周鸿祎的反对,所以才选择了离职创业。


在品牌创立初期,奇点汽车也是围绕“智能”来造车,并且和蔚来一样受到了安徽省的关注,最终落户铜陵市,但如今来看蔚来成为了赌成功的品牌,而奇点不是。在奇点iS6车型诞生后,沈海寅与它几乎绑定,从未分离,也在2015年-2020年完成了11轮的融资,融资总金额达到了170多亿元,但始终看不到量产车的发布,最终还导致奇点工人与供应商、合作伙伴的多次“要账”。


2022年上半年,奇点公司员工开启大规模劳动仲裁及讨薪,2022年下半年沈海寅收到了来自铜陵市法院部门的两封高消费限制令。除此之外,中汽研汽车工程研究院也与奇点汽车有着合同纠纷,在2023年1月16日,奇点汽车关联公司智车优行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又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477万,关联案件为阿尔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该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临近春节之时,奇点汽车依旧不好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跳票,无法进行量产交付也让它成为了只会讲PPT的新势力品牌。


绿驰汽车:不知道怎么就没了


绿驰汽车,或许是一个除了汽车行业人外很多人都未曾听过的品牌,但是在资本市场中还是有一定名声的,因为它当初被誉为“融资百亿的造车独角兽”,只不过最终的它也因为资金压力,直接没落。


2022年5月17日,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绿驰汽车被吊销营业执照,原因是公司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最终进行公司清算,并由当事人处理注销登记。由此看出,绿驰汽车已经空有其名,却无资产,因为它此时已经被转手多次,成为了一个不良资产。


绿驰汽车成立于2016年8月,创始人兼CEO为王向银,此前也担任过多家车企的领导,有着极为专业的传统汽车的制造经验,所以在初期就被市场看好,得到了不少关注,并且他讲的故事是:做中国顶尖纯电超跑品牌,这在当时几乎没有对手,并且冲击品牌高端也正在成为各大传统车企的目标。


但随后好像过程又与奇点汽车有些类似,在不断的讲故事中,王向银收获了不少融资,也收获了不少合作方的合作,但最终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绿驰汽车,随后被绿驰汽车集团原常务副总裁任亚辉接班,在没有量产车交付的情况下,公司的财务出现危机,最终被国企接手,在2020年将60%股权卖给了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国资接手后,原核心成员悉数离开,最终在接手一年后也被国资放弃,最终进行破产清算。


从绿驰汽车和奇点汽车能够看出,开始的想象都是美好的,但是在随后的过程中不断出现波折和财政问题,导致了这些新势力品牌无法长久的存活下去。恒驰汽车从“买买买”到放假也更是扑朔迷离,投身到汽车行业像是简单试水后又脱身,让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成为了和贾跃亭一样的笑柄。


2022年比亚迪击败了众多合资车企,短暂完成了几年前新能源汽车“弯道超车”的小目标,但2023年开年就看到特斯拉的官降,就注定这一年的竞争依旧激烈,最终的销量答案依旧还是未知数。在这里,【汽车维基】谨希望车企们不要湮没于绝望的黑夜,要更好的活在阳光下,倒下很简单但再度入局就会变难,看看在元旦时还痛苦挣扎的威马,如今不也缓慢翻身,踱步前行了么。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