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因身体原因从长城离职
布莱克 2023-05-25

5月23日,【汽车维基】从长城汽车内部人士独家了解到,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已经因“身体原因”从长城离职。


至此,2018年加入长城的这几位职业经理人,基本都已相继离开长城。文飞也是继王凤英走后,近期离开长城的第二个营销大将。


至于文飞离任的根本原因,也许只有本人清楚。但从其同期进入长城的几位高管相继离任和长城内部的组织架构改革来看,其中还是能发现一些端倪。


四年时间达到生涯高光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大学毕业的文飞于2005年通过求职节目获得当时东风日产副总裁任勇的青睐,2006年得以进入东风日产,从此开始了其汽车职业生涯。


其在东风日产先后担任过公关科科长、市场部副部长、沟通传播部部长等职务,主导了东风日产"Yong Nissan"年轻化品牌战略。


2015年8月,文飞来到沃尔沃担任市场部部长,这是在汽车企业市场营销体系当中,文飞担任的首个部门长职务。


2016年11月份,文飞去到东风英菲尼迪担任市场营销策略与传播总监。加入英菲尼迪后主导了品牌的重新定位,在“敢爱”的品牌口号基础上推出了“挑战者”品牌战略。


2018年6月份,加盟长城汽车后担任长城汽车销售公司营销副总经理。入职长城汽车后,正时值哈弗F系列的新生,这亟待长成的部分也成为文飞日后工作重心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文飞的主持营销下,哈弗F系取得了非常耀眼的成绩。2018年产品上市,2019年年底,累计销量就突破20万辆。


更重要的是,哈弗F系给整个长城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营销思维方式。就如2018年哈弗F系的品牌发布会上,所有出席高管全部黑恤牛仔裤,加入大量潮流、潮品元素,发布会变成了一场活力时尚而又充满创意的潮流轰趴。直观而生动向大众传达了哈弗F系的年轻、个性与活力,文飞甚至还头戴墨镜在台上共舞。


能力被看到后,文飞于2020年升任哈弗品牌总经理,并让整个哈弗也开始年轻起来。通过全球征名创立了“狗系”家族,就是颠覆了哈弗固有的H系、F系的命名规则,宛如给哈弗品牌吹来了一股新风。哈弗也更多的受到年轻用户的热捧,引领品牌成功实现了向上突围。


在此后,2021年文飞升任长城旗下的沙龙智行担任CEO,由于沙龙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这一阶段的文飞并没有施展出太多动作。


时间来到2022年12月份,此时的长城开始了一场两年多来最大的一次营销变革。文飞也再次升任,来到了在长城汽车的职业生涯顶峰。到如今离任,也只有半年时间。


长城的“外人”


事实上,在一些社交平台上总是能看到长城汽车内部员工分享工作的具体细节和感受,大致核心内容就是“用人唯亲,家族式用人,管理过于严苛,当地人忍辱负重,外来人很难生存”等等。


我们无法求证这一事实,但从一些职业经理人的密集加入和出走,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实际上,在过去多年里长城汽车的人才政策是以内部培养提拔为主,鲜有职业经理人的身影。


但从2018年6月份开始,长城汽车大开吸纳人才的大门,开始从外界招募更多的职业经理人。也就是在那一年,多名汽车行业的营销干将投奔而去。


这一年,原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公司首席运营官柳燕加入长城汽车,负责高端品牌WEY;原观致汽车市场与传播执行副总裁宁述勇负责新能源品牌欧拉和皮卡;曾任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的刘智丰任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专项副总裁兼哈弗品牌营销总经理。


文飞也是在这一年的6月份进入的长城汽车。


但好景不长,在后来的时光里我们并没有看到这几位高管加入长城后,让长城有巨大的转变。是这些职业经理人的能力问题?


显然不全是,如果是一位离任我们尚可以用工作能力去评判,但除文飞外,其余几位都相继离开长城,那就与个人问题关联不大了。


在长城汽车2018年招入的数位外来高管当中,当时资历相对较浅,离魏建军较远的文飞最后成为了唯一留下的。


看到几位同期进入长城的高管先后离任,与其说长城汽车的组织架构让这些外来高管难以融入,倒不如说文飞的适应能力和忍耐能力更强。


或被组织架构6.0限制


2022年12月份,长城汽车宣布对品牌资源进行整合,由首席增长官李瑞峰操刀,对长城汽车营销体系进行变革,重构欧拉、沙龙、魏牌、坦克的组织和渠道,实行双品牌运作,是这次整合的核心。


其中,时任沙龙品牌CEO的文飞担任沙龙和欧拉双品牌CEO,以强化聚焦长城汽车在新能源的战略。


这是可以说是文飞在长城汽车的高光时刻。要知道,在四年前的夏天,文飞来到长城时还只是负责哈弗F系的营销。四年后,已经成为了双品牌的CEO,跨度在整个汽车圈都实属罕见。


所以基于事实来看,长城汽车对于文飞的能力也是较为满意的。但既然已经来到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却在此时以身体为由突然离任,是着实有些令人不解。


对外界而言,长城已经进行过多次内部改革,或许会有更大的包容性。但如今前有王凤英,后有文飞,我们很难说这其中没有问题。


在5月17日长城的电话会议纪要上,可以看到长城已经来到了组织架构6.0时代。


总结起来就是:一是各级别各部门引入外部人员,去配合长城的老人,实现驱动创新、降本增效;内外部人员业务基本不重疊,是竞争关系;高级岗位市场化,解决新人权限不足的问题,更好地平衡权力和能力;二是新设立了服务各大品牌的部门,支持各品牌互通和共享;三是优势在于高效迭代、快速落地;劣势在于组织更复杂了。


值得注意的是,6.0时代开始后,双组织的开放级别已经由此前的总经理级别来到高级副总裁级别。要知道,这一级别已经与CGO李瑞峰相同。所以即使是文飞,也会被这一条件限制。


同样,若仔细回味的话,文飞离开实际上也有迹可循。


在今年上海车展前夕,欧拉在北京举行的品牌之夜上,身为欧拉沙龙CEO的文飞虽然有到场,但却没有上台讲话,只是在发布会末尾与其他几位同事和车主共唱了一首歌,发布会更多的篇幅反而是留给了欧拉技术负责人董玉东。


也许在那时,文飞就已大权旁落。


而据【汽车维基】了解,此前文飞的工作目前由董玉东代替。至于文飞此后往何处去,又是谁来接替,我们静等官宣。



分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或免费注册
0/20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快去评论吧!